1. <acronym id="v4kb8"></acronym>
      2. <acronym id="v4kb8"></acronym><pre id="v4kb8"></pre>
        <pre id="v4kb8"><strike id="v4kb8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<track id="v4kb8"></track>

          海東日報首頁

          初麻:靜臥群山換新顏

          2024-07-02 10:17:49 來源:海東日報 點擊:

          滾滾麥浪

          □馬索里么

          海東市化隆回族自治縣初麻鄉,跟無數的西北村莊一樣,身處連綿不斷的群山褶皺,高峻縱橫的山脈橫亙天際,重重包圍著這座普通而又獨特的小鄉。

          初麻位于化隆縣境東部,距離縣城25公里,東與金源鄉毗鄰,南與甘都鎮相連,西與石大倉鄉接連,北過二郎山與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峽門鄉接壤,海拔2050米至4207米。南北長27公里,東西寬11公里。初麻北有二郎山,形北高南低,由北向南傾斜,山巒起伏,溝壑縱橫,地形破碎。初麻溝水自北部的查主溝、查主西溝流出,匯合于下朱莊處,向南流經全鄉入甘都鎮。南部山丘屬涼溫半干旱區,中部山丘屬涼溫半濕潤區,北部中高山屬寒溫濕潤區。初麻草場面積大,是縣內主要的畜牧業基地之一。主要種植農作物有小麥、青稞、豌豆、油菜、洋芋等??h城至塔加鄉的縣鄉公路橫穿其境。

          初麻鄉因區域內有初麻村而得名。“初麻”一詞系藏語,原為“曲瑪爾”,意為紅水。初麻村兩面山由紅砂土構成,溝底流出的水為紅色,后漸演變為“初麻”——一個以撒拉族、藏族、回族共同居住,以農為主、兼營畜牧的地區。

          這里有格薩爾王的傳說,這里有隋煬帝西巡的征影,這里有撒拉族四百多年的繁衍。初麻鄉的撒拉族歷史較為明晰,據史料記載,約在明萬歷年間從循化撒拉族自治清水鄉、查汗大寺等地先后遷來;又有一種說法,約在明末清初開始遷來,時間大概四百多年。撒拉族先祖從循化遷來后,無論是語言、衣食起居、禮儀習俗,還是婚喪嫁娶都保留了撒拉族傳統文化。

          世外桃源景如畫

          初麻,四面環山,總體上是一塊狹長地帶,四周高山聳立,谷底田野平坦,頗有陶淵明筆下的桃源景象,雖不至于與世隔絕,卻也環境優美,四時之景不同,朝暮晦明各異。俯瞰初麻,群山縱橫間,有良田美池,看阡陌交通,一條綠色長帶飄然橫貫南北,該是多么精妙的巧手,把一塊塊農田撥畫得如此勻稱。山風吹過大地,沉默的綠色能讀懂每一根草的心思。

         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隱藏于群山褶皺里的初麻,在六七月的陽光下,展示著她絕美的身姿。曼妙可入夢,入得天下游子的夢里,我借時光的悠遠,擷一段初麻的夏季風光,書寫成山河可懂的詩歌。

          雪山傲然挺立,俯視大山的沉默;綠色肆意生長,裝飾大地的肌膚。我心向往之,將初麻的每一寸土地記入心尖。記憶深刻,故土嚴厚,我們相聚在一起,等待初麻露出笑容。

          我愿做一只飛鳥,飛遍初麻,看盡初麻的朝霞、日出、晚霞、黃昏。我從其中飛越而過,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。這世界總需要有個地方來安放生命,否則這輩子都是處在迷茫當中的。

          對于初麻,我最欣賞的季節便是流金七月和金黃十月。暫且說說七月的初麻吧,這時候油菜花還沒有謝落,片片農田開滿黃色的小花,向著天長,向著太陽笑,向著期盼收獲的農民笑。油菜花很普通,幾瓣黃色的花片,組成一朵極普通的花,這花樸實無華,僅一朵而言香氣是幽幽若無的。但是當一大片可有可無的花連在一起時,天地為之驚艷,高原為之顫栗,香氣不止撲鼻,而是深入心脾,深入靈魂。油菜花是有靈魂的花,她追求的不是爭艷奪尊,她活著就是為了生命的意義——奉獻。

          除卻油菜花,馬蘭花也是眾山女神所眷顧的。同油菜花一樣,馬蘭花也不是名貴的花種,但就是這么一種很普通的花,同樣可以沒有姿態而驚鴻一場。不說牡丹、水仙、玫瑰等家養之花,它們是在人的呵護下長出美麗花朵來的,而油菜花和馬蘭花不同,她們是眾山女神眷顧的,也唯有她們才能點綴初麻的山水,點綴初麻人的心坎。一簇簇馬蘭花隨處可見,白藍底色的花嬌小又秀美,但事實是她的生命力非常頑強,絲毫不輸挺拔傲立的白楊樹。

          其實在初麻的大地,我眼中看到的不僅僅是油菜花和馬蘭花,還有許許多多不知名和我叫不出名字的花,她們與油菜花和馬蘭花共同裝飾著初麻的大地,共同滋潤著初麻大地上人們的心。她們與初麻緊緊聯系在一起,就像農民深深匍匐于大地一樣。寫到這里,我發現初麻這片土地擁有一筆無價之寶,那就是初麻的特質——土地的特質、花的特質、人的特質、萬物的特質!

          魅力初麻,美麗初麻,我覺得還是生命里的初麻好。這片土地雖然貧瘠,但足以證明這片土地的不平凡,因為有油菜花和馬蘭花一樣不平凡的花。我是從初麻出發,走向我認定的世界,我想一定也會回到初麻,因為我的歸宿就在這里。我是從大山里走出的孩子,大山培育了我的品格,只要依靠大山,我的心就非常踏實安全。

          初麻處于四面環山之中,四面山脈猶如臥龍一般,忠實地與初麻這片土地為伴,見證四百年的桑海滄田,見證四百年的斗轉星移。那四面山是我所有勇氣的來源,是我心安的依靠,給我力量,給我匍匐大地的品質。突然感覺這就是平凡里的溫馨,大地上最真實的感覺。

          張弓射出團結箭

          在初麻,幾乎無人不談箭,無人不喜箭,撒拉族射箭活動是一個傳統。一直以來,周圍的回族、藏族等民族與撒拉族保持著良好的關系,因此,四百年來各族間的射箭比賽一直沒有中斷。初麻撒拉族的射箭活動,其實也是延續民族傳統的一種方式。從射箭活動中體現的是和平、團結、娛樂、紀念和榮譽。

          比賽雙方一對一,按既定順序依次進行。射箭的隊伍,以壯年為主力、稍年長者為精英,夾雜其他年齡段的人。一支箭隊往往會有一個頭人,俗稱“大宦”。這人一定要德高望重、眾心所歸、箭法出眾、領導力強,這個人也可以說是整支箭隊的核心。然后是第二個強勢人物,俗稱“二靶”,未來可能會是“大宦”的接班人,往往以接班人的標準培養。“二靶”之后就是“三靶”。既然有領先人物,也會有殿后英雄,這樣一個團隊才會平衡,才會有前途。殿后基本分為“后靶”和“靠靶”,這兩個人就是一支箭隊逆襲的希望,往往會出現戲劇性的情況。

          撒拉族與藏族、回族的比賽,是通過頭人協商,確定時間、地點。對于撒拉族來說,射箭是大事,特別受重視,會宰牛烹羊相待,也會邀至家中過夜,第二日再戰。撒拉族首先邀請彼方來,準備好場地、飲食,這關乎榮譽、面子,不能不全力以赴。自四百年間,初麻撒拉族與周圍的回族和藏族的射箭比賽中,一直有著很好的口碑。雙方非常重視這種比賽,盡其所能保證賽事順利、和平、圓滿。撒拉族自古有“抓耳朵”(重名譽、榮譽)之說,所以辦好一場圓滿的賽事對他們來說是值得驕傲的。

          射箭的場地是這樣安排的:有兩個靶子,一方是撒拉族的,一方是藏族或者回族的。兩地相距80—100步之間,這個步數也是可以相調的。靶子用比較潮濕的土堆成,平面處先確定靶心。沒有明確的一環至十環之分,積分也不是按照環數來計,而是約定俗成定八箭之數,這八箭分為子母:母五箭、子三箭。誰方先射滿這八箭或者領先,即定為贏者。

          靶子平面有圖案:中間一點靶心,一點外有一個圓圈,圓圈之外便是其他圖案,圖案可以隨便畫,但必須符合最基本的一條:不破壞箭靶規則。制作箭靶平面,一般使用白色石頭,比如易取材的白色石英石、木棍等。射箭的工具也在發生著變化,以前是反曲弓,(撒拉語稱“思尼合亞”,思尼合,指骨頭;亞,弓。)箭是木頭箭,由專業匠人制作而成?,F在慢慢轉變為復合弓,箭也一般為市面出售的混碳箭。

          通常情況下,賽事會順利進行,但也有意外,也就是出現戲劇性情況的時候。因為傳統計數沒有十環,只看箭離靶心遠近,誰方近便誰方算數。如果一方的箭數遙遙領先另一方,但可是另一方偶然一箭也會讓對方箭數全部失效,這種戲劇性的結果在箭場上最精彩。在雙方處于膠著狀態時,對方會采取一些措施,通過某些粗略的心理戰術,讓對方心潰,以致失敗,這同戰場具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          初麻的撒拉族和回族一樣會在弓上系綾綢,藏族會系上哈達,以示榮耀和重視。在正式開始之前和散場時,雙方會混合跳箭舞,意思是和平、團結、友誼地開始或結束。

          一碗拉面改乾坤

          初麻鄉的經濟更多受到地理的影響,表現出不同的發展模式。沙爾洞、灘果等村莊因地處山頂,飲水困難,土地多為旱地,又破碎不平,基本上靠天吃飯,后來發展為拉面經濟較為發達地區;初麻一村、二村土地平坦,灌溉方便,較之別處生活安穩。但在時代激蕩變化的當下,這種依靠土地的方式,遲滯了兩村村民外出的腳步,脫貧致富的速度明顯趕不上其他村莊。

          鄉政府所在地扎西莊村和安關村等藏族村莊,過去主要依賴耕種和放牧。隨著時代的發展,發家致富的路越來越寬,藏族群眾也從原來的重土地輕外出、分季節打工逐漸轉變為四季皆在外務工,對農耕和畜牧的依賴降低,現在這種情況越來越明顯。

          這點在撒拉族、回族經濟發展中亦如此,之前初麻一、二村擁有大量肥沃的土地,其中優質水澆地占絕大多數,因此撒拉族地區生活較為安穩,而相對于山頭的回族村莊來說,土地貧瘠,水源缺乏,基本上為旱地,因此生活較為貧困。也正是這種原因,山頭回族群眾走出山門,走向城市的時間早,而初麻村的撒拉族群眾依賴土地,外出務工和去內地開飯館的時間比較晚。

          改革開放后,這里的各族群眾開始尋求發家致富的新路子。大家紛紛走出山門,走向更為廣闊的城市,走向更為遙遠的草原、礦場、工廠。自第一碗牛肉面掙到錢后,化隆縣的回族群眾涌向神州大地,在大江南北豎起“化隆拉面”的牌子,成為當代中國人口轉移和經濟發展模式的一個奇跡。初麻人沒有錯過這個時機,緊跟時代發展步伐,跟隨拉面發展大潮,在全國各地落下腳步,安下身子,用一碗碗拉面拉出了精彩的生活。

          一碗不起眼的面,改變了初麻的山村面貌,改變了初麻人的生活方式。世世代代在山窩里討生活的初麻人,因為一碗面而華麗轉身,走出山門,踏入城門,和城里人一樣說話,一樣地生活。這碗面帶來的不僅是生活的巨變,還影響著初麻人的思想,人們不再只依靠土地,民間戲稱拉面讓山里的農民“五子登科”:掙了票子、育了孩子、換了腦子、練了膽子、拓了路子??唇裉斓某趼?,處處透露出自信、向上的氣質,一棟棟小別墅拔地而起,一家家新房雨后春筍般蓋起,一輛輛新汽車開進村道。

          一碗拉面,讓初麻的農民找到了一條脫貧致富之路,看到了實現小康生活的希望。乘著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浩蕩東風,初麻人跟上了時代前進的步伐,用自己的勤勞、善良、淳樸和拼搏,打開了一扇理想的大門,走向美好未來的腳步鏗鏘有力。

          木鐸代代傳金聲

          近年來,初麻鄉群眾越來越注重教育。

          目前,初麻鄉有完全小學3所,幼教點5個。自從創辦教育以來,初麻的教育事業取得了很大的成就,為初麻和社會培養了一批人才。改革開放后,初麻教育得到了質的飛躍,培養的學生進入各級各類高校深造,畢業的學生進入工作崗位后,發揮著自己的作用,作出了很大的貢獻。在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教育、法律、衛生、交通等領域兢兢業業,為黨和人民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。

          從初麻走出的撒拉族、藏族和回族學生,有不少考上了重點大學。2021年高考中,撒拉族學子馬彪取得裸分642分(加少數民族20分后662分)的成績,名列青海省理科第七,被清華大學電子信息類專業錄取,成為初麻歷史上第一個考入清華大學的學子。近幾年來,越來越多的初麻學子考入重點大學,除了清華大學,還有很多考入了中央民族大學、北京師范大學、華東師范大學、陜西師范大學、西北政法大學、西北民族大學、青海大學、青海師范大學、青海民族大學等學校,在省內外的重點高校暢游知識的海洋,擷取知識的果實,在知識的藍天遨游,學成之后,回饋社會,反哺故鄉。

          社會的進步,最大的表現就是教育的普及,在初麻也是這樣。從人們的話題中,就可以看出初麻人對于教育的態度?,F在初麻人的話題轉變了,從以前比誰家土地多,比誰家牛羊多,比誰家飯館掙錢多,開始轉變為比誰家學生多,比誰家孩子成績好,比誰家孩子考入了好大學。以前,拉面經濟開始成為一種浪潮時,初麻的一代人都被吸引了過去,很多孩子寧愿輟學也要去內地拉面館里打工,堅持上學,能考上大學的,整個鄉寥寥無幾。這幾年情況得到極大的轉變,家長們不僅不讓孩子輟學,還要轉學到縣城,在縣城買房子,或者租房子供孩子上學讀書。

          “教育興則國家興,教育強則國家強。”人才興則鄉村興,鄉村興則國家興,只有把人才工作擺在重要位置,才能為鄉村振興提供不竭動力。初麻鄉近年來致力于鄉村教育事業的發展。從2021年開始,初麻鄉初麻一村、初麻二村聯合開展愛心捐贈助學活動,在兩村村“兩委”的主持下,通過村民微信群等發布信息,得到了村民、愛心人士和社會各界人士的廣泛響應。三年來,為64名新大學生發放了21.4萬元的愛心助學金,不但減輕了學子家庭的負擔,也為準大學生們上了一堂生動的社會教育課,讓為社會服務和建設家鄉的種子播撒在心頭。

          一個民族的希望在于教育。教育是回報最高的投資,拉面能改變一代人的命運,而教育能改變數代人的命運,初麻人意識到了這一點,從把孩子送到拉面館轉變為把孩子送到學校,一幕幕令人欣喜的事情正在發生。我們有理由相信,初麻的未來值得期待!


          版權聲明:

          1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2、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、網站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及作者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  国产成人免费高清激情视频_Av理论片在线看_国产性色在线视频_91精品国产91久无码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