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acronym id="v4kb8"></acronym>
      2. <acronym id="v4kb8"></acronym><pre id="v4kb8"></pre>
        <pre id="v4kb8"><strike id="v4kb8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<track id="v4kb8"></track>

          海東日報首頁

          小調,流淌在河湟鄉間的恒久旋律

          2024-07-01 09:24:31 來源:海東日報 點擊:
          □周尚俊

          “三月里到了三清明,姐妹三人來踩青,隨帶上放風箏。大姐姐要放個張君瑞,二姐姐要放個崔鶯鶯,風箏起了身。風箏兒起身者半虛空,可恨的老天爺刮壞風,刮斷了風箏繩。”

          村莊的大場上,幾個女人唱著《放風箏》的小調,手拉著自己的孩子開始回家,收回的風箏挽在孩子們的另一只手上。此時,太陽已落入西邊的山間,湛藍的天空被余暉灑下的金光映得紅彤彤的。幾只大雁掠過天空,仿佛一幅油畫掛在空中。遠處放羊的老漢開始將羊群往回趕,吃飽了的牛羊歸心似箭地跑跑跳跳,牧羊人一邊吼著,一邊又哼著小調,看不出半點的疲勞與無聊。天很快黑了,村落再次被夜色籠罩。

          在村莊,隨時能聽到小調的高歌,這里是小調的故鄉。

          小調是流行于村鎮集市的民間歌舞小曲。民間俗稱很多,如:小曲、俚曲、俗曲、時調、里巷歌謠、村坊小曲、絲弦小唱等。這些曲調根植于鄉土,活躍在民間,千百年來與鄉土百姓依依不舍,和田園莊廓如影隨形,點綴著農家院的生活。

          小調是莊稼人的鄉言俚語。小調的語言質樸簡約,通俗易懂,樸素直白,講的是鄉間故事,說的是鄉里鄉音,體現的是鄉容鄉貌。“女人們起來梳打扮,左打扮右打扮,春暖花兒開,哎喲春暖花兒開。前面梳個鸚哥嘴,后面梳個瓜秧秧,春暖花兒開,哎喲春暖花兒開。兩面梳上兩條龍,中間梳上個磚包城,春暖花兒開,哎喲春暖花兒開……”流行在河湟人家《送早飯》小調中的“鸚哥嘴”“瓜秧秧”“磚包城”,就是土里土氣的鄉間語言,樸實簡單的民間稱呼。

          鄉村的早晨,太陽已升起了老高,男主人架上耕牛上地種田,耕了大半畝莊稼地,此時已人困馬乏,暫作休息。女主人懶洋洋地才打扮收拾,準備給男人送早飯。這段小調就是鄉村女人梳頭細節的描寫與表現,她慢騰騰地洗臉梳頭,收拾就緒,然后才“左手里提的茶罐子,右手里拿了個油花子,春暖花兒開,哎喲春暖花兒開。”去送早飯。寂靜的山村,空曠的田野,單調的勞作,偶爾一聲老牛的長哞,汪汪兩聲家犬的對話,短短幾句小調的叫唱,瞬間使鄉村充滿了活力,讓田野煥發了生機。

          鄉言俚語是小調的本根,是莊稼人的絕唱。

          小調是田野里的五谷雜糧。鄉村的世界豐富多彩,田野里的作物五花八門。廣闊無垠的田野里百花齊放,萬物蔥蘢,莊稼遍地,稻浪滔滔。小調是莊稼地里的五谷雜糧,普遍而茁壯;是農家院里的瓜果蔬菜,好看且誘人;是農家人身上的筋骨和脊梁,強健且明了。五谷雜糧是小調的生命體現,小調是五谷雜糧的精髓表達。同時,五光十色的小調與五谷雜糧、瓜果蔬菜融為一體,水乳交融,構成了琳瑯滿目的鄉村大世界,激活了五彩繽紛的鄉間好日子。在村莊,老漢們有《尕老漢》的小調:“一個么尕老漢喲喲,七十七來么喲喲,再加上四歲的‘葉子兒青呀’,八十一來么喲喲……”年輕人有《書生哥》的小調:“太陽當頭照,步步往前行(呀),走路好像是風吹楊柳擺(呀),來到了姑娘的門……”情人有《送情郎》的小調:“送情送到大門外,手扶個門框淚漣漣,叮囑情哥話千遍,在家千日好出門當日難……”有《盼情郎》的小調:“二月里到了龍抬頭,模樣兒記在心里頭,啥時候拉拉手,(哎喲我的情,哎喲我的哥,哎喲我的親親兒的情哥哥),我跟你活人走……”農事勞動有《拔胡麻》《摘花椒》《割韭菜》《挖蟲草》《繡荷包》等小調,耍社火有《鬧花燈》《織手巾》《抬花轎》《二十繡》《十盞燈》等小調,包羅萬象。

          就像莊稼人啥時候都缺不了五谷雜糧一樣,鄉村也少不了野曲小調。

          小調是歲月中的油鹽醬醋。月有陰晴圓缺,人有悲歡離合,日子有酸甜苦辣。小調是鄉間生活中的油鹽醬醋,引導著鄉人性情的跌宕起伏,平抑著村莊生活的酸甜苦辣。莊稼人一年四季與大地為生,同莊稼為伍,和牛羊為伴,起早貪黑,披星戴月,夙興夜寐。在繁雜的農事勞動中,在無奈的百般忙碌中,在低落的情愫縈繞下,吼幾聲小調,唱幾段俗曲,心情一下子舒展了許多,身體猛然間暢快了很多,生活也變得順順暢暢,日子也不斷有滋有味。滿足著該有的滿足,幸福著應有的幸福。“一更里呀月兒照花臺,情郎哥今日晚上來,尕妹妹忙打上四兩么酒啊,四個菜碟兒急忙擺上來……”充滿誘惑與美好。“騎上個尕驢兒趕上個牛,得啦啦咧啦啦趕上個牛,身背后跟的是尕連手,跟的是尕連手……”多么興奮得意。“我送我的阿哥大門外,大門外面梅花開,花兒開了無人采喲,我問我的阿哥幾時來?尕妹送我大門外,大門外邊梅花開,花兒開了惹人愛喲,總有一天我來摘……”雖苦猶甜,滿懷希望。“這個莊子好(呀)地方,金盆養魚的好地方,牛下麒麟豬下象,抱下的雞娃兒賽鳳凰。”苦中有樂,前程美好。

          小調是村人生命的一部分,花開花落,鳥去鳥回,唱著小調,一切都變得那么美好,充滿希望。

          小調就像山野里的饅頭花,具有濃郁的地方特色和鄉土氣息,富有久遠的生命特征與生存價值。這些鄉間高歌,人民大眾是創作者、男女老少是歌唱家,它們以口頭傳播的方式,一傳十,十傳百,一代一代地流傳下來,使今日的鄉村生活斑斕多姿。

          鄉村有魂,縈繞在村魂寨膽的就是這些五花八門的民間小調。

          小調,是鄉村的精神胎記。

          小調是巷道美輪美奐的花。在村莊巷道的深處,不時傳唱著隱隱約約的小調。“正月里凍冰立春消,二月里的尕魚娃兒水面上漂,三月里的桃杏花人人愛,四月里的刺梅花院子里開……”在清晨傍晚,節里節下的村場、庭院,村民們在小調的伴唱下跳著扇子舞。樸實的曲調使舞動扇子的村民熱血沸騰,百感交集;歡快的扇子舞使高昂的小調更加慷慨激昂。大紅的扇子,高昂的曲調,歡騰的村人,晨鐘暮鼓,百玩不厭,成為一幅美妙的鄉村生活圖,使單調的巷道姹紫嫣紅,使文化匱乏的鄉人意氣風發。小調是裝點巷道的美麗花朵,使貧瘠的巷道百花爭艷,富麗堂皇。

          在村莊的一年四季,年年歲歲,祖祖輩輩常開不謝的就是這朵小調之花。在春意盎然的春天,小調是鋪天蓋地的梨花,“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”;在烈日炎炎的夏天,小調是出水芙蓉的荷花,“接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”;在秋風蕭瑟的秋天,小調是賞心悅目的菊花,“待到秋來九月八,我花開后百花殺。”在雪花飄落的冬末,小調是紅杏出墻的杏花,“惻惻輕寒翦翦風,小梅飄雪杏花紅。”小調就這樣永不凋謝地開在春夏秋冬的巷道里。

          小調是村莊的陳年佳釀。鄉村的生產忙碌繁雜,鄉里的日子單調貧乏,鄉間的氣候嚴酷無定。“何以解憂?唯有杜康”。繁忙的日子、平淡的時光、枯燥的光景,喝上兩杯濃烈的玉酒,飲入幾許陳年的瓊漿,“酒不醉人人自醉”“花不迷人人自迷”,天空轉瞬間燦爛了許多,心情一下子舒展了許多,生活突然間美好了許多。

          村莊陳年釀造的美酒正是這個傳唱久遠的小調,其結構短小、內容通俗、形式活潑、情感真摯,尤其是語言質樸,貼近生活,形象生動,娓娓道來,朗朗上口。因而百唱不厭,經久不衰,與田野的小草樹木一樣充滿著生命力。如《鬧五更》:“姑娘嘛十七八,打發到婆婆家,風擺柳的個身材越看是越稀奇。一更里到了者,有人嘛來鋪床,核桃嘛棗兒者撒了個滿堂紅。二更月牙兒升,新女婿把門頂,心兒里有話者口兒里難表達。三更里月正中,新女婿把腳來蹬,你不要把腳蹬妹妹是明白的人。你不要把腳蹬,妹妹是明白的人,恐怕是窗外面有個聽窗的人。聽了嘛聽去給,我倆的事要緊,盤古王嘛就留下個窗外有個聽床的人。四更里雞娃兒叫,它叫得太早了。罵一聲嘛就雞娃兒你叫得太早了。五更里天亮了,小姑兒來問嫂,昨晚上我哥哥把你好不好。新媳婦的年紀小,尕嘴兒抿下著笑,你到你的個婆婆家歡樂了時才知道。”這樣的小調如酒一樣濃烈,似醉一般飄然。

          小調是鄉間恒久傳唱的歌。在村莊里人們的悲歡離合,生老病死,時令節下,婚姻嫁娶,都要用歌聲來表達,用小調來抒情。這樣的歌聲,是愛與哀愁的傾訴,這樣的小調是生與幸福的呼喚。有族群對傳統價值的述說,有大眾對鄉土生活的留戀,也有個體生命對人生、愛情的美好憧憬,對繁忙勞作的憂傷和失落。

          小調就是這樣酣暢淋漓、抑揚頓挫的鄉土經典傳唱,其結構均衡﹑節奏規整﹑曲調細膩、音質婉柔。它的旋律變化豐富,常常把級進音型和跳進音型單向上升、下降,同弧形、波狀旋律線等表現手段靈活、巧妙地結合在一起,形成一種起伏跌宕、多樣而又統一的曲調。

          小調銜接自然,富有邏輯,環環相扣,層層遞進,具有濃厚的抒情情調與贊美特征。品味那一支支小曲兒,苦難難卻,甘甜永存;欣賞這一句句歌詞兒,如夢如幻,如癡如醉。如《織手巾》:“上織上天上的明月亮,下織上地上的一盞燈;兩頭兒織上兩條龍,中間織上孔雀戲牡丹。上織上太陽了空中懸,下織上金魚水里玩;兩頭兒織上兩只船,再織上水手了把船劃。上織上觀音蓮臺上站,下織上童子拜觀音;上織上青松了萬年青,下織上泉水亮晶晶……”富有詩情畫意,充滿鄉土特色,這是發自鄉民的美好期待,這是來自民間的久遠旋律。

          小調的故事,散落在大樹旁、莊廓院、山梁上。恒久的旋律,縈繞在耳畔間、心坎里、血液中。

          小調是鄉村像白雪、艷陽一樣的風景,是鄉村最醒目的標識,是鄉間恒久的旋律。

          版權聲明:

          1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2、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、網站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及作者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  国产成人免费高清激情视频_Av理论片在线看_国产性色在线视频_91精品国产91久无码网站